首页 火币交易所官网文章正文

失业风险下宝妈存现金 跟房产中介、幼师成打卡搭子

火币交易所官网 2024年02月18日 11:54 38 Connor

王梁的蓝色钱包,用了10天后,还剩100多现金。讲述者供图

摘要:近一年,社交平台出现一些重新使用现金的人,其中不少是宝妈。自己或丈夫经历裁员、降薪后,她们试图在数字消费时代,找一种不方便的花钱方式,来为家庭存下一笔款,以应对风险。

她们说,丈夫负责家庭外部的“面子”,自己负责内部和孩子的开销。“面子”的钱省不下来,她们独自开启存钱模式——彩礼、嫁妆、房子、车子,从孩子出生的那一刻就开始考虑。在网上寻求陌生的“存钱搭子”,一起打卡,发泄存钱焦虑、家庭矛盾,她们想以此抚平生活的一地鸡毛。

文| 徐巧丽

编辑| 毛翊君

寻找搭子

在存钱这事儿上,橘子是个格格不入的人。以前她不关心钱去了哪儿,29年的人生中,第一个感知到的具体数字是20万——去年1月,她生孩子保胎的费用,她爸爸出的钱。紧接着是50万,3月爷爷住ICU的费用。她第一次意识到“钱可以买命”,延了40多天,爷爷还是去世了。

她生活在河北邯郸,2016年开了家网店卖刺绣品。那一年,淘宝双十一成交额破千亿,之后她生意一年比一年好,最多的时候,一个月就有十几万。她对钱失去了概念,法绣玩的是各色珠子,她一买就是十几万。睡觉前一刷抖音,又出去几百块钱,很多是打包购买——比如给一岁多的女儿买袜子,59元5个,穿个四五次就只到脚心了。

等这次坐完月子再去工作室,她发现订单量直线下降。顾客群里,许多都被公司裁员、找不到工作,这些情况让她的月收入下降了一半。去年6月,她妈妈检查子宫肌瘤,等结果的那一周,她不停设想,如果妈妈真的确诊,我到底能不能拿出这个钱?

下半年,网上多了许多刺绣品店,“一天一个冒出来”,价格低到她都怀疑经销商坑她了。没订单的时候,她不得不给做工的六个阿姨反复放假,一放就是三四天,阿姨们也找不到其他工作。

1月6日,她建了个群,取名“寻找2024年的存钱搭子”。全职宝妈,租房中介,幼师,来了34个人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的,宝妈想为自己存点私房钱,幼师想存养老钱,还有失业人员想还清负债,买一只“恋与制作人”联名表。

展开全文

去年的经历让她意识到,只有钱才能带来安全感。为了攒点钱,去年夏天她在小区门口摆摊卖自制的炒牛肉酱,一晚上四五百块钱,11月她卖了四五个LV、迪奥的包,只留了两个,打算“极简生活”。她还开始记账,一算被吓了一跳——最高的一个月支出了近7万。

她说行业好的那几年,自己到处旅游,买奢侈品包,购物节买的护肤品用不完,有二分之一过期了,直接当身体乳涂。她还不是最会花的那一个,圈子里奉行超前消费,买个手机都得分期,有人欠了16万,挨个打电话借钱。网络构筑的消费模式“过于方便了”。

橘子在网上看到这个“现金存钱”法,有12月、36旬、52周和365天四种,也就是每月、每旬、每周、每天存下一笔钱,剩下的日子根据预算,严格使用现金。这是个复杂的方式,她觉得,正好“让钱花得没有那么便利。”

橘子的存钱计划。讲述者供图

综合几位群主的说法,用现金存钱的“70-80%是宝妈”,存钱的原因是“有些人疫情之后,工资下降,年终奖也被砍了,甚至没了;有些人房价降了,但贷款照样得还,为了提前还贷少一点利息。”

在一个200多人的搭子群里,有人结个婚,彩礼花了20万,房子花了30万,背上了20万的贷款,被拖欠了两个月的工资,才顿悟“钱只有在自己手里最放心”。有人本来工资多少花多少,连续几个月被拖欠工资,想到了存钱。有人因为丈夫缩减女儿跳舞的学费,背着丈夫存了2万的私房钱,偷偷留给女儿,“钱在谁的手里,谁说话硬气。”

群友每天都会打卡记录下自己的预算、支出和结余。也会分享省钱秘籍,“小火锅、星巴克、海底捞,改成沙县小吃”“关掉花呗,不点外卖,在家吃饭,花钱更少了”,还分享兼职副业“打字录入”“话务员”。任何一点收入都值得庆贺,如拼多多提现80元,卖了三车废品等。发工资更是群里的高光时刻,群友们会送上一排排“恭喜”。

29岁的李蒙就是这个群的一员。她一个月工资3600。2020年开始,买理财“作为副业”,前年年底,基金一路绿下去,亏了9万4。买债基,又“像买了个债”,她清空跑路了。家住广东汕尾,她和丈夫都在体制内工作,去年生完女儿不久,儿子查出自闭症。在群里,她吐槽孩子是“吞金兽”,一个月就要花1万3,每月还要还4400的房贷。

加群后,她尝试了12月存钱法、52周存钱法,也学着做预算,打了19次卡,成功把月消费从2000以上缩减到1000以下。她和丈夫吃饭食堂解决,宵夜也不吃了。在这个群里,看到那些为自己攒嫁妆钱的女生,为孩子攒钱的宝妈,她觉得自己受到了鼓舞。

但橘子仍然没找到真正的存钱搭子。搭子群也有鄙视链,有些群主禁止月薪1万以上的入群,有些只允许5000以下的进群。“和收入少的人在一个群,人家觉得你装,和收入太多的,好多人都在炫耀。”橘子曾进了三四个搭子群,没过两天又一个个退了。

真正合适的搭子,要和自己收入相当、消费相当,三观也要一致。还要发挥应有的作用——互相交流性价比,每周或每月打卡存钱进度,想“剁手”时要劝阻你。橘子的收入算高的,她只好自己建群,但又后悔没设置进群门槛,来的人要么月薪3000,要么负债,“相当于失败了。”

形式主义账本

一个月前,橘子取了2万现金,走出银行时把它们揣兜里,第一次这样触摸现金的感觉——不安全感,“手得捂着点儿”。一次和朋友吃饭,她掏出钞票,引来好奇。她不想正面回答,说口袋里正好有。

橘子自己动手做了4个账本,分别是黄色预算本、蓝色固定开销本、红色开销计划本和棕色存钱本。都是以前玩手帐时留下来的本子,她妈特地从四五年前的收纳箱里掏了出来。内页是打印下来的,做满了预算,分成伙食、宝宝、人情、交通、通讯等9个类目,3700元。每半个月,去取一次现金,按类目预算分配到黄色本子,多余的钱换成存单,放在棕色存钱本。

橘子的4个账本。讲述者供图

找不到存钱搭子,橘子就开始拍存钱视频,打算让网友监督自己,收获了318个粉丝。这些账本被网友说是形式主义,“未开始存钱,已经为存钱消费。”

她费钱的爱好很多——手帐、滴胶、编织、法绣,为了不让自己多花,她每月给这些预存600放到红色本子里,人情往来则按照年预算来,每月放500到蓝色本子。“在枯燥的存钱中找到乐趣。”橘子说。

现在,菜市场的每个铺位都摆着二维码,这让她的存钱之路多了点不方便。有次去超市掏出钱包,被后头一个40多岁的中年男人问,“您现在还用现金?”她反问,“现金不是钱?”去小摊子上买卤猪,也得手机扫码,她把整钱递过去,摊主找不开零钱,她干脆不吃了。

“存钱才是我的最终目标。”橘子把这句话发在帐号上。她见证过太多人放弃,有宝妈从去年9月起,反复放弃。房贷、辅导班、生活费,样样都是支出,刚取出几百的现金,就给孩子买了600的手镯。

为了不超过账本上的预算,生活里的一切都为存钱让步,家中常备的车厘子换成了青提,孩子的勺子、袜子,都从超市一个个买。以前她经常吃日料,吃烤鱼,一周能吃六天,现在的六天基本都吃公公炒的丝瓜。

这些“形式主义”的账本获得了搭子群的认可,群友都在求一份模版,每个人都说自己“就喜欢折腾,享受形式的快乐”,但她觉得自己的账本仍有改进空间。1月底复盘时,橘子发现宝宝的类目超支了400元,因为买了奶粉、尿布。还有收不进类目里的部分,例如给网友发货支付的快递费。

42岁王梁的账本没有那么复杂,她只有一个紫色预算本、一个粉色存钱本和一个蓝色钱包。紫色的预算本里收纳了日用品、交通、手机费等10个类目的预算,2160元。她经济条件不如橘子,做三份兼职工作,每月的工资只有3700元,丈夫每月给她1500元,但刨除孩子的保险费,幼儿园、舞蹈班学费,每个月可支配的剩下2000元。

王梁住在河北唐山,2020年还完房贷,以为压力消失,她就开始疯狂消费,信用卡日常最多能有1万贷款。去年3月,她70多岁的父亲得癌症,用信用卡付了4万医药费。她丈夫给医药公司做配送司机,7月降薪了1000多,公司里的司机也从六七个裁到了三四个。突如其来的动荡让她和丈夫都焦虑了,闭上眼睛,一想到手里的钱,就睡不着。

也是那个月,王梁发了工资后,就把钱提出来用现金,每天在网上打卡,想让网友监督自己。她做兼职会计,去年涌现出许多代账公司(一些专门从事代理记账业务的咨询服务机构),200元就能分派一个会计,竞争异常激烈,每天都担心自己会被挤掉。在存现金的方式上,她重新找到了生活的“可靠感”。

“你能明显看到自己的钱在减少。兜里只剩50了,你就知道要省着用了。”但她也觉得不好意思,一个熟食店的老板问她,你怎么用现金了?她自嘲了一番。存了大半年钱之后,王梁反而感到“上瘾”,每到月底,就算有100块结余,也是肉眼可见的一张红色钞票,“非常直观,非常有成就感。”

也有许多网友发帖放弃用现金,公交要用电子卡,食堂也要电子卡,分类记账也浪费时间。王梁也有这种体会,她出门花钱,都带着那个蓝色钱包,回家每天复盘。账本就像她主动设置的一个警铃,不过并没有灭火作用。实际上,今天和朋友去吃饭,明天孩子买玩具,回来一翻开本子,“心里更焦虑了。”

为家庭让渡

在李蒙的搭子群里,宝妈们解释为什么家里是自己在存钱——“男生主要花在面子上,女生主要花在自己身上”“男生需要烟酒,这个花销比较大”,她们都不指望丈夫能存下钱。

隔着屏幕,宝妈们又要接受另一重的审视。有群主从未在群里公布自己的花销,因为去年一年,孩子花了1万,丈夫花了2万,自己只花了8000,“会被粉丝说你不爱自己。”今年,她给自己提高了2000元的预算。

李蒙想为儿子存彩礼和车钱,“生下小孩的那一刻,你就得负责他的一辈子。”一个湖南地区的宝妈,和丈夫都在体制内工作,去年双双被降薪。之后,她意识到要为女儿存钱,但丈夫不同意,担心要改变既有的生活习惯。她花了大半年才说服了丈夫。

丈夫降薪之后,为了谁负责存钱的问题,王梁也和他吵了一架。那时女儿要上舞蹈班,一年5520元。丈夫每个月给的1500块生活费她觉得不够,想提高到2000元。丈夫一开始不同意,他提议他来存钱,但他一天要跑40家店,白天基本在路上,钱省不下来,只能从她这儿省。最后,他质问她,你一个月3700块工资,加上1500,还攒不下钱?

王梁也委屈,父亲生病后,女儿跟着她住在父亲家,生活开销全是她负责,丈夫只管自己。丈夫让她出去找个正职,好歹有四五千的工资,她说出去之后女儿谁来管?她反思自己吃喝的花销太多了,一星期至少带孩子去吃一次自助餐,一次肯德基。吵完架,丈夫给了她舞蹈班费,生活费没涨,她就觉得自己应该要“有一个合理的规划了”。

争取到存钱的权利,王梁第一个想省掉的是自己的爱好。有次她在网购平台上刷到自己喜欢的手帐和本子,一算全部买齐要1000元,她把它们一个个点了收藏,过了两天,消费欲望降下去了,又一个个点了取消收藏。第二个省掉的是和朋友的吃喝。以前她总是借着约朋友下馆子的借口,出去散散心,聊聊家庭、工作的焦虑,但当着朋友,她又不好说自己开始用现金了,觉得徒增焦虑。

王梁在存钱计划里,考虑孩子的重疾保险。讲述者供图

一个叫“亿亿丹”的存钱博主说,接触的大都是像王梁这样的二三线宝妈,“自己没有太多的安全感,养孩子又要花不少钱。”她去年11月开始拍自己的存钱视频,没想到一下子火了,许多宝妈问她怎么存钱,她也顺势给人做起了存钱规划,66块一次。

据她观察,二三线宝妈的压力在于“收入不高,消费不低,还难挣钱”。她们的存钱焦虑主要是孩子。一个二线城市的宝妈找她求助,夫妻俩工资能有1万6,但有两个儿子,学杂费、补习班和培训班,就得花七八万一年。“最后就只能在消费习惯上省钱。”她说,大部分宝妈省下的都是她们自己网购的钱、衣服的钱和吃喝的钱。

王梁给女儿买商业重疾保险,就是为了女儿以后有一笔存款。她42岁,女儿才5岁,对未来的担忧具象成一个数字——她8年后退休,退休金可能不到2000元。那时候,女儿正读初中,正好是用钱的时候。

在家里,橘子是花钱最多的,同时也是承担经济压力最大的。她丈夫是公务员,体面但不赚钱,一个月工资3400元。在家里,丈夫是“抠门”的那个,要她把车厘子换成苹果。以前,她的爱好攒满了几箱子,丈夫表面不说,私底下和她母亲告状,她母亲就说她,又买那些破烂干啥?

学会存钱后,母亲欣慰了,丈夫也说她“终于顿悟了”。河北分数线高,她想让女儿出国读幼儿园,一年学费十几万,母亲和婆婆都觉得不切实际,她放弃了这个念头。结婚时,房子是公婆买的,水电也是公婆负责,她就想,不能去苛责丈夫承担家庭经济,“男生出门在外总要有点钱。”

橘子想为女儿存一份嫁妆,让丈夫每月给自己500元,证明丈夫也为存钱计划努力了。她还在寻找陌生的搭子,打算把帐号做大,吸引更多的人,扩大粉丝群,再去筛选那个收入相当、消费相当,三观也一致的人。

(为保护隐私,文中人物均为化名。)

标签: 幼师 打卡 房产中介 失业 现金

发表评论

火币交易所官网 - 火币中国 备案号:川ICP备66666666号